留学学校申请费海外名校毕业生当老师你教的怎么样这四个经历过的人的故事是值得的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戴欣怡通讯员朱报道

前不久,2021年下半年中小学考试面试成绩和考试合格证书开考。

“教资认定”、“教资面试成绩”等多个相关话题迅速占领热搜榜,“教师热”现象又成了话题。

大家对老师的重视不仅体现在“教学资源”上,还体现在学校的招聘公告和聘用人员上。

前不久,记者跟大家分享了斯坦福、哥大等海内外名校硕士毕业生应聘杭州高中老师的故事,当时就登上了同城热搜第一。

记者看了一下,评论区最集中的话题是:海外毕业生回国当中学老师是不是一种资源浪费?

有些家长认为这不是浪费资源,因为优秀的人需要更好的人来领导——

但也有家长认为这个“量”太多,有点大材小用——

也有家长对是否学好教好心存疑虑——

因此,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近日采访了四位已经正式走上讲台的海外名校毕业生,帮你找到答案。

大部分都是在国内重点大学读的,然后出国读硕士。现在,他们有的是重点高中的老师,有的是民办中小学的老师。

记者一直留心观察,发现近年海外名校毕业生应聘中小学老师,主要集中在这两类学校(像上回说到的斯坦福毕业生去了杭二中,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生去了杭十四中)。

前者不仅重视教师的教学能力,也重视教师的学历;后者师资多元化,希望能拓宽学生视野,尤其是双语特色的私立学校。

那么,他们教得怎么样?适应国内的教育体制?学生喜欢吗?海外名校的经历对自己的日常教学有帮助吗?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毕业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一个关心高中生人生规划的老师

孙泽聪毕业于深圳大学,获学士学位,后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攻读国际关系硕士学位。

如今的他,是浙大附中的老师,给高一6个班上课。

孙坦言,自己的想法是在新加坡留学时产生的。

“我之前的梦想是做记者,对国际新闻尤其感兴趣,大学阶段曾在媒体实习过,所以留学新加坡选了国际关系专业。

他告诉记者,后来我逐渐发现,高三年龄段的孩子成长的环境,充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海量信息,这对塑造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中国正在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我很想把我的所学所想所感传达给新一代的人,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成长为无愧于民族复兴的年轻人,所以我选择了当老师。

去年9月,孙先生正式加入浙江大学附属中学。

连他自己都没料到,最不适应的竟是杭州的气候:“我老家在广东,大学在深圳读,后来去新加坡留学,都算热带地区,结果还是抵挡不住杭州的热浪,又闷又热。

新加坡的夏天,只要站在树荫下就能感到舒服,杭州的夏天,不躲在空里就受不了。

在教学方面,同事们给他的评价是一致的:认真,踏实,静下心来。

虽然不是师范类专业,但是通过自身努力摸索,加上重高师资团队的协助,孙老师的课既专业又不失亲和力。

“感谢前辈们的慷慨点评。除了教研组的日常交流,大家还会经常来我班。我也可以去上其他老师的课,得到全方位的指导。

教了半年,学生眼中的孙老师更像一个大哥哥,友善有趣,喜欢课后和他聊天。

而孙老师更想跟他们聊人生:“课堂上,我会有意识地提高他们自主学习的意识,而不是只盯着一次两次的考试分数,因为从我的经历来看,这在大学阶段很重要。

学习不是为了成绩。我也会劝他们从现在开始做人生规划,想想自己以后想做什么。

在孙先生的课上,他不仅能听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富裕”,还能听到这些专有名词的英文表达,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富裕”…感觉自己在上双语课。

“我们的学生今后肯定要走向世界,如何向大家介绍中国,从熟练掌握英文表述开始。

”孙老师解释道。

他还会见缝插针教学生熟练运用外语检索资料,以便今后做课题探究。

孙老师也经常鼓励学生参加课外活动。

“如果不是疫情影响,我还会建议他们参加全球性的比赛或者海外游学等活动。

”他解释道,“因为我发现高中生的生验比较单调,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也不太可能主动了解时事,非常想家。他们上大学也喜欢离家近的学校,所以希望他们能开阔眼界。

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

喜欢打破陈规的英语老师。

志坚是胡翔未来学校一年级的英语老师,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英语系。硕士申请同时收到了哥伦比亚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offer。之后,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双语和双文化教育,并获得了1.5万美元的奖学金。

“我觉得名校毕业去当老师不算浪费”。

同在哥大的几名中国校友,目前也都在纽约、深圳、北京、杭州等城市做双语老师。

我们喜欢教育,喜欢和孩子们一起玩。

而且双语专业的硕士,择业对口就是做双语老师。

”智金剑说道。

本科期间,智金健考虑过做口译。为中国-小岛屿国家海洋部长圆桌会议提供翻译,并赴英国进行交流。

临近毕业,她的目标却慢慢动摇,担心机器人取代翻译,未来就业前景不明朗。

迷茫阶段,大学老师建议金健报考教育学研究生。

“我对教育越来越喜欢,是因为读研遇到了很好的老师,从他们教我们的方法中,我学到了自己教书的方法。

“智金健很喜欢当时的学习氛围。”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活动,老师贴了一张巨大的海报,每个小组拿着笔评论。我们还学会了使用各种软件和网站做项目,每堂课都在学习新的东西。

哥哥的大课给支金健留下了很深的影响,最直观的体现在她的英语课上。

“我很愿意给我的学生做活动,而不是单纯由我讲解。

比如说讲单元‘某件衣服多少钱’,我会要求学生开店,了解商品的价格和尺寸,自己设计英文广告海报。

”支金建说,“看起来可能浪费时间,但我坚持认为,双语学习一定要让学生多交流、多摸索。

学生制作的广告海报

研究生用的软件、网站等小玩意,也成了知金鉴的教材库。

在学生们看来,Ms Jane的英语课堂有各种小惊喜——随机点名的大转盘、设计精美的英语海报、各式各样的英文绘本……回国后,支金建发现自己读研时常用的设计软件出了中文版,把它推荐给老师同学们,受到一片好评,在整个年级都推广开了。

去年正式工作的智金健回到了久违的本土英语课堂,重新拿起了人教版的英语教材,不适应。

“初一的孩子,认知逐渐成长,但教材内容偏低龄段,他们很难有应用语境。

老师说,于是我结合自己的学习经验,引进国外的学习方法,通过年级组集体备课的方式,呈现出一种适合我们孩子的教学方法,带着孩子做PBL项目,让他们跳出课本,用生活场景学习。

在支金健看来,海归带给学生的更多的是一种教学理念的新视角。

她自己会注重跨文化教学,打破思维定式,比如在讲到课本里早上洗澡的主人公时,她会解释有的外国人会早上洗澡,这是一个习惯问题,而不是说大家都得这样。

近一年的教学实践也让支金健深深感受到,教学不仅仅是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班里的孩子都挺喜欢上她的课,一个多学期下来,许多孩子进步很大。

上周有个妈妈来开圆桌会议,跟她说她女儿小学排斥英语,连英语都不想念出来,现在会主动念出来,说是因为喜欢老师,所以改变了对学科的态度。

毕业于伦敦玛丽女王大学。

一个打CUBA考FIBA的体育老师。

胡翔未来学校于去年9月首次招生,67%的教师有海外学习经历。

除了支金建老师,体育老师郭昕宇也是其中之一。

“泡泡,篮球赛就在下周。是不是一定要招小记者写新闻稿……”初一的同学们热烈地讨论着下周的篮球赛。

被学生们包围并亲切地称为“Bubble”的,正是郭昕宇。

来自吉林长春的郭老师,身高一米九,配上英文名“Bubble”,与众不同。

“我给小学一年级和一年级的孩子们上体育课的时候,取了一个亲切好记的英文名。

”和英文名有趣的风格一样,郭昕宇上小学体育课时,给自己的定位是“游戏闯关中的NPC”。

多年前,篮球专家郭馨予以高水平运动员身份考入浙江大学,成为浙江大学男篮队员,并以本科身份参加了中国大学生篮球联赛(CUBA)。

之后,他又前往伦敦皇后玛丽大学攻读商科硕士,同时他还成为英国大学生联赛主力队员,留学期间考出国际篮联(FIBA)注册教练员。

拿到教练证后,郭馨予有机会进入海外中小学的体育课,感受不一样的运动风格。

“我本科的时候兼职过体能训练,更像是一个‘教学搬运工’,把书本和视频里的内容原封不动地搬过来。

”郭昕宇说,“在国外体育课堂最大的收获,是对教学体系有了不同认识,会有意识在教学课堂中按需填充,变成主导者。

郭馨予提到,国外的体育课程是按年龄梯度推进的,5-7岁,7-9岁,9-12岁。每个阶段的体育学习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大多数地方的教室都是分小学和中学的,不同阶段的体育学习往往是交叉的。“一定程度上容易出现重复和同质化,教学效率和质量都会有影响。

因此,郭馨予在毕业后试图在学校建立一个体育课堂体系——“目标是让孩子们认识、了解和运动。

“我们会把低年级的体育课设定为不同的主题,用故事和游戏来推动。我将作为一个辅助NPC(非玩家角色)来帮助孩子们完成任务。

”郭昕宇介绍,“体育课就是升级打怪的过程,课堂常规是孩子游戏的经验值,表现好的有MVP称号,不断积累还可以升级。

郭馨予的体育课采用双语教学。在他看来,现代足球和篮球在欧美异军突起。在英语语境下,孩子能更好地把握动作细节——“比如投篮,大部分不规则动作都是‘投’,正确的投篮是‘射’,也有‘射’的意思。

郭馨予不仅打篮球,钢琴也考了八级。

把音乐融入体育教学,是郭昕宇结合国外教学经验做的一项尝试。

“比如篮球有急停的时候,很多孩子找不到节奏。如果你给他们一拍,会帮助他们很快理解。

就像热身、球操运动,用音乐律动辅助体育动作,能帮助学生找到动作节奏。

郭馨予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因为老师和学生之间充满爱的互动“做运动”。

孩子们看到“泡泡”老师,就像小蜜蜂一样拥上来,围着他转个不停。

毕业于康奈尔大学。

告别传统课堂练习的科学老师

“孩子害怕”和“女孩有”…在杭州橄榄树学校,有一位“东北话十级”的老师。他就是七年级理科老师贾坤龙,全校师生公认的学校“恶霸”。本科就读于纽约大学,后赴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读机械工程专业研究生,后申请康奈尔大学学习电子工程。

第一学期,贾昆龙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为什么从世界名校毕业后想当老师?“其实我奶奶是一名人民教师,有40多年的教龄。我从小就喜欢教师这个职业。

真正让他产生成为一名教师想法的是参加纽约大学的三人项目。

“就是由大三大四物理成绩好的学生志愿为校内大一大二学生讲授物理。

我教过11个学生。我记得在学期末,有10个学生得了A。看到他们掌握了知识,成绩很好,我很有成就感,发现自己善于用生动的方式传授知识。也许我适合当老师。

留学的这几年,给贾昆龙印象最深的是几乎每个班都有的“团队精神”,每次都有人主动站出来当组长。

在他看来,这样的学习模式,不仅能训练团队协作能力和领导力,还能促进全面发展,因此,他也把这种模式带回了国内的课堂。

起初,贾坤龙花了一两个课时来帮助学生完成它,因为没有一个学生接触过它。

但现在,学生已经熟悉掌握这一“套路”。

“前不久,我们讲解‘比热容’这一章时,我让学生思考如何用图片和画面向居民解释吐鲁番‘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灶吃西瓜’的现象。短短15分钟,他们完成了从分工到海报设计的全过程,并形成了报告。

最有意思的是,有学生为了吸引社区的大爷大妈,在海报里加上了转发就可以领鸡蛋、送白菜等活动的字样。

贾坤龙“反客为主”的教学模式,让学生成为课堂主人,也深受学生喜爱。“希望学生不仅能学到知识,还能独立应用。

国外课堂对贾昆龙的影响远不止于此。从开学的第一堂课开始,学生们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位老师的与众不同:告别传统的课堂练习,以卡牌游戏和桌游的形式,让学生在游戏和比赛中掌握和巩固知识;翻转课堂,学生接收任务单自主学习,完成一项后可以接收下一项,促进自主学习能力…

我唯一遇到的麻烦就是贾老师定的规矩松。初衷是给学生足够的信任,只要不超过底线就行,但是同事们很担心。

幸好孩子们替他争气,很多时候都能自制自律,团结、好学。

在贾坤龙的班上,学生们正在做任务。

上学期,贾坤龙的班级名列前茅,得到了家长的高分。

“很多人说中学老师从世界名校毕业有点大材小用,但我不这么认为。首先,只要能把学到的东西用在上面,就没有浪费。

其次,我认为教育这个行业并不存在浪费一说,只有优秀的老师才能教出优秀的学生,祖国的下一代值得我们花最好的人力去培养。

教书育人也是我想奉献一生的事业。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抄、改写及在网上传播所有作品,否则,本报将通过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